致敬在防疫前线逆行的每束光每份暖

疫情猛如虎,防疫大过天。

2020年的春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荆楚大地开始打响。“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声音,响彻万里晴空,传遍社交媒体。是啊,朔风再冽、山水再长,挡不住国人援助武汉的同胞情谊,扑不灭社会集结防疫力量的磅礴作为。就像鼠年春晚临时安排的诗朗诵《爱是桥梁》里说的,“隔离病毒,但绝不会隔离爱。”

致敬奋战在防疫前线的白衣天使。就像网友说的:所谓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和死神抢人!“到武汉去,到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去!”“我参加过非典治疗有经验,第一批我来!”……一张张给上级的“请战书”、一条条与亲人的宽慰信息、一颗颗救死扶伤的职业心,汇集成这个春节最让我们感动的力量。逆向而行,让人泪目。口罩磨破了脸颊,汗水湿透了衣背,在最危险的地方驻守,向最危险的地方进发,“其实我很害怕,但我绝不退缩!”这些“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白衣天使,也是和平时期最可爱的人。他们用无私的奉献,扛起了健康的信念与责任。

致敬奔波在防疫前线的党员先锋。“逆行”的他们,大写了最美的初心与最热的使命。57岁的邓立普,以“一名老党员”的名义,郑重向南华大学附属南华医院党委请战,“不计待遇,不计生死”!在武汉火神山热火朝天的建设现场,党员突击队、党团突击队、党员先锋队的旗帜高高飘扬……连日来,在医疗救治、通信、电力、建设、交通运输等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相关的各条战线上,都有党员干部作为先锋队、突击手的坚毅身影。到一线显党性、用行动写忠诚,他们“请战”的不只是责任,更是9000多万名党员、46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的“根”与“本”。

让东亚命运共同体“乘上”高速铁路

事实上,通过隧道将日本与韩国连接起来,从而将日本国内铁路网与亚洲大陆的铁路网连接的设想由来已久。而连接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中国东北地区、蒙古的铁路网,也一直是20世纪东亚地缘政治竞争的重要因素。换言之,以中国东北地区为中央连接地带,通过密集的铁路网将朝鲜半岛、日本、俄罗斯、蒙古连接在一起,再和整个中国的铁路网络连接,将极大地改善欧亚大陆的地缘经济版图。

中新网2月13日电 北京时间13日,美国篮协正式对外公布了参与2021美洲杯资格赛角逐的12人名单,其中效力于北控队的小外援弗格以及前新疆队外援米卡均入选。

类似的逻辑在中国男排身上或许也同样能说得通,东京奥运会亚洲区落选赛决赛负于伊朗,中国男排也只能接受出局的现实,这是中国男排自2008年以东道主身份进入奥运会后,连续三届冲击奥运会失利,而在2008年之前,中国男排也只有1984年出现在了奥运会的赛场上。去年10月,临危受命的老帅沈富麟接过了中国男排的教鞭,临阵换帅这一点倒是和国奥队如出一辙。对于中国的三大球而言,青训才应该是立足之本,建立合理健康的人才培养体系,脚踏实地培养后备人才,才是对未来负责任的基本做法。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没有什么比防疫更要紧。在联防联控的版图之上,在紧急驰援的路线之上,有无数的“他们”,在风雨兼程地奔跑——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我们有更多的人间最暖、我们有更多的无价信心。

在具体机制方面,韩国提出形成一个由东北亚六国和美国参与、以铁路为中心推进基础建设投资和经济合作的国际磋商体。俄罗斯、蒙古和中国已表示有意参与该共同体。

在国际关系中,在某个议题陷入僵局的时候,或者正是换一个议题、换一个领域推动合作共赢的时候。地区和平与东亚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还有什么比“乘上”高速铁路更有效的方法呢?

发于2020.1.13总第932期《中国新闻周刊》

2021年美洲杯预选赛共有16支球队参加,16支球队共被分为4个小组,每组4支球队,在逐队经过主客场的较量之后,每个小组的前三名将晋级2021年美洲杯正赛。

实际上,文在寅的以铁路共同体和能源共同体先导经济共同体到和平安全机制(共同体)的设想,几乎预示了一种建设类似欧盟一样的地区一体化的蓝图。亚洲各国应对韩国的这个设想点赞。

这一设想中的铁路网络将覆盖全球GDP的49.8%以及21.1亿人口,占全球人口的27.4%。如果按照文在寅的建议,在东北亚铁路共同体之后,再实现能源共同体、经济共同体与和平与安全机制,那将是以东北亚区域一体化的重大成就。

此次美国队出战美洲杯资格赛的12人名单分别是:杰伦-亚当斯、贾斯丁-安德森、科迪-邓普斯、凯尔-弗格、阿卜杜尔-加迪、德文-哈尔、贾伦-琼斯、JP-马库拉、埃里克-米卡、埃文-拉布、勒维-兰多夫、詹姆斯-韦伯。

此前已有人建议,“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中、蒙、俄经济走廊应该向东南方向延展,至少扩展到朝鲜半岛,扩容为中蒙俄朝(韩)经济走廊。如今韩国的提议积极整合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日本的印度太平洋构想、韩国的新北方和新南方政策,具有很强的地区联动效应。

美国队在2021年美洲杯预选赛中被分在了D组,同组对手包括了波多黎各、墨西哥和巴哈马。(完)

能力有大小,关爱无远近。对于心系武汉的亿万民众来说,稳定的秩序与高效的供给、理性的舆论与科学的应对,也是对疫区最好的支援。正是有了这些或澎湃激越或静水深流的正能量,全力打赢防疫攻坚这场硬战,才汇聚起最源源不断的硬核力量。鲁迅先生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2020年的鼠年春节,“你别来,我无恙”。一个随手转的祝福,一次负责任的自我隔离,一些力所能及的物资援助,一束光、一份暖,严防死守、众志成城,没有一个春天不可抵达,没有一个难关不能跨越!(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

1993年,现代人类历史上首个超国家的共同体欧盟成立。而西欧各国迈出的第一步,即是在法、德两国之间成立的欧洲煤炭和钢铁产业共同体。其后,西欧诸国成立了原子能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从这个历史案例来看,首个超国家的铁路共同体,以及随后将要推动的能源共同体,对推动亚洲一体化会产生非常可观的影响。

朝鲜半岛和平与去核问题虽然尚无确定的前景,但这不应该成为各方推进这一共同体的障碍。东亚铁路共同体的起步及其巨大的利好前景,应该带来朝鲜方面积极参与的意愿,从而助力朝核问题和半岛和平问题的解决。

文在寅选择在中日韩三国首脑峰会召开之际提出此倡议,也增加了其说服力。事实上,在2019年8月韩国朝鲜《9·19平壤共同宣言》一周年之际,韩国政府即公开了这一构想,该构想提出可实现高效物流运输的四条铁路线和30个经济合作项目。四条铁路线分别是首尔-平壤-北京-乌兰巴托线、首尔-平壤-哈尔滨-赤塔线、首尔-元山-图们江-哈巴罗夫斯克线、釜山-江陵-图们江-哈巴罗夫斯克线。这些线路直接接入中国国内和中蒙、中俄铁路网,形成密集的东北亚铁路网络。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一夜之间,中国男足、中国男排都已经彻底无缘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男篮的前景也是令人悲观的。人们看重三大球的成绩,期待三大球的突破,但是男子三大球却一再让人失望,这更像是“人祸”而非天灾,一切有因必有果。而人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三大球人才断档的恶果在未来还会继续发酵。

这支球队的现状是,已经无缘今年的亚青赛正赛。此前的几届国青队都没能站到过世青赛的舞台上,而如今亚青赛资格对于中国足球来讲都是一个难以企及的目标了。中国足球的现在和未来,相继给了我们当头一棒,都没有经过亚青赛和世青赛历练的这些球员,外界又能期待什么呢?所有这一切折射出的是中国足球后备力量的不足和技不如人,人才培养体系的崩塌让中国足球可见的未来后继无人,而为青训失败买单则是中国足球这么多年来的常态。当联赛政策朝令夕改看似热闹的时候,当国字号球队出战口号喊得响亮的时候,中国足球也只徒有其表了,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或许只能一再接受中国足球越来越低的低谷。青训培养荒废掉的时间只能用更多的时间去等待,所有人都知道青训的重要性,但又有多少专业人士能够用正确的心态和方式去真正扎根青训呢?

致敬集结在防疫前线的滚烫爱心。大年初四,一批“盲投”爱心物资出现在京东物流武汉宝丰营业部,这里距离同济医院仅500多米。这些订单的收件人一栏里没有姓名,而是写着“协和医院的医护天使”、“隔离护士姐姐”……在武汉,有一支4000多人的爱心车队;而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50家房企向武汉捐赠超10亿元物资;快递企业辟出绿色通道支援武汉;酒店向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视频直播平台春节期间免费看;互联网平台累计捐资超16亿……疫区需要什么就火速供给什么、防疫需要什么就迅速集结什么,尽己所能、救人于危,有一份力,发一分光。

我们从不愿看到灾难,却在灾难中总能看得到救援洪流里的制度之热、人性之光。“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说到底,是因为民之所向与政之所往的交汇点,是“生命重于泰山”。

(北京青年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期

当国奥队输掉了U23亚洲杯的第二场小组赛,也就意味着提前无缘东京奥运会了,球队首战韩国队时被外界称道的表现,现在被证实那只是“昙花一现”。这么多年来,中国各级国字号球队以及各级梯队在国际赛场上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除了近邻日韩以及西亚诸强的传统优势之外,来自东南亚的足球力量强势来袭,中国足球已经不可否认地感受到了赛场上的压力和差距。别人在进步,更凸显了我们自身的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无论哪个级别的国字号球队,都不得不接受所谓的差距。至此,1997年龄段的这支国奥队已经在冲击奥运会的道路上出局,下一次,2001年龄段的那支球队将接过这个难以完成的任务,冲击奥运会的重任将正式落在“00后”的肩上,而它们能扛得起这样的希冀吗?

作者:王正绪,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上海千人特聘教授、上海市东方学者特聘教授

2021年美洲杯资格赛第一窗口比赛日即将在本月开战,美国队将在2月20日和2月23日分别在主客场迎战波多黎各队。

据韩媒报道,2019年12月24日在成都举行的中日韩商务峰会上,韩国总统文在寅提议建立“东亚铁路共同体”。这一构想邀请韩国、朝鲜、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蒙古参与建设密集的铁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