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欧不服气聚美优品却在继续沉寂

当年陈欧竭力为80后贴上的自我标签,已经被新一代美妆一哥撕下。1分钟卖掉14000支口红的李佳琦们,不用再强化身份认同感,就能赚得盆钵满赢。

时代不同,做生意的吆喝方式变了。

“假货”是电商平台的致命伤,在用户控诉面前,陈欧的辩解略显苍白。而聚美优品此前宣称与众多大牌合作,“假货”风波后,DHC、娇兰、兰蔻等国际一线品牌先后发布声明,表示从未与聚美优品合作过。

但任何策略都有它的局限性和适用性,没有企业家可以凭借一个招数赢得大满贯。差异化在聚美发展的特定时期已尽其用,2015年,跨境电商混战升级,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纷纷入局美妆领域,市场格局骤变,陈欧不得不站在了正面战场。

陈欧曾为聚美带来了最辉煌的高光时刻,聚美的坠落与沉没也与他息息相关。

他曾经从这样的操作中尝到甜头。

再次创业时,他在彼时最能刨出金子的三大创业项目电子商务、社会性网络服务(sns)、移动互联中,毫无犹豫地选择了市场机遇最好的电子商务。他不惧蹭热点可能招来的质疑,直接把公司名字命为“团美网”,以对标美团。

然而,商业模式切换后,这家擅长营销与流量获取的电商平台很难再发挥它的特长。盈利模式随之转变,由原本的收取第三方平台20%的佣金转为直接贸易赚取利润差价。

近日,中国查获多起口罩制假售假案。

2014年,陈欧和他的聚美优品迎来了高光时刻。年仅31岁的陈欧带领聚美优品成功赴美上市,成为纽交所222年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而更糟糕的是,陈欧大方的利益“牺牲”并没有换回公众的信任。

当年在斯坦福,即将毕业的中国留学生们有一个赚路费的机遇,即利用美国临时居留身份,买一次低价二手车,再转手卖掉,赚取其中差价。办法易操作,但风险也高。最后,全班只有陈欧一个人这样做了,同时做成了。

尚满庆表示,当前正是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关键时期,生产制造假冒伪劣口罩应当加重处罚。

“他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不同的东西,因此我们感到兴奋,我知道他现在来不了,但我想作为俱乐部,还有球迷,得知他下赛季将来这里会是很兴奋的。”

2011年,凭借“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这句广告词,陈欧和聚美优品一炮而红。

进入2020年以来,聚美优品启动私有化操作,最终协议在2月底达成。公告显示,聚美将分别以每股20.0美元和每股2.0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聚美优品的美国存托股票和A类普通股。私有化预计在二季度完成,之后,聚美将从纽交所退市。

有传言称,两人对公司发展方向出现分歧,戴雨森等人认为,聚美优品是电商企业,重点应该放在商务与产业上下游运营;陈欧则认为其个人影响力对聚美优品很重要,应该加强互联网社交平台的运营——他在新浪微博坐拥4000万粉丝,也确实是这家公司屡次上头条的重要原因。

去年,他又入局时下最热的短视频赛道,做了一个“趣头条版TikTok”的App刷宝,公司由陈欧100%控股。他又搬用了微博早期的运营策略,试图用明星带动内容与流量,邀请了张若昀、王鸥、王一博、王菊等明星在刷宝亮相。但如今看来,效果并不明显。

根据2011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五件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典型案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尚满庆说,对于在重大灾害期间以次充好、废旧回收、假冒伪劣行为要加重(升格)刑事处罚。其行为如果造成其他不可逆损失,比如涉及公共安全等范畴,应该属于一行为触犯数罪名,属于竞合犯,择一重罪处理。

扬州市公安局1日破获了一起销售伪劣口罩案,犯罪嫌疑人低价购进伪劣一次性使用口罩6万只,大幅加价后销售,涉案金额6万余元人民币。目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陈欧第一次在国内创业,就是复制当时美国正流行的网页游戏获利模式——通过内置广告获利,即用送游戏金币的方式吸引用户注册账户或安装软件,游戏网站借此提高广告观看率,赚取广告费。

当时距离聚美优品上市刚刚2个月。消息一出,股价连续四个月下跌,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起诉讼。

根据《通知》规定,各地工会要对建档的深度困难职工发放疫情期间生活补贴。帮扶资金下达各省(区、市)总工会后,各地要简化程序,加快资金拨付进度,由帮扶中心及时发放到困难职工家庭。对工会建档的深度困难职工坚持应发尽发,做到全部覆盖、保障到位。

而聚美优品,除了略显过气的CEO,似乎就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亮点了。

创新能力一度是陈欧的自信所在。

疫情当前,中国执法部门多次强调对制售假冒伪劣药品、医用卫生材料等干扰、影响疫情防控工作的违法犯罪活动,将保持严打高压态势。

2020年元旦,陈欧发微博自问“新的10年肯定会更好的,对吧?”他显然把第一年的希望寄托在聚美优品私有化这件事情上。

类似的打法贯穿着陈欧的创业史。

自此,聚美优品品牌形象一落千丈。2014年12月,陈欧采取了无奈之举:“砍掉所有的第三方化妆品”。随后,聚美优品断臂求生,重整业务结构,转为自营模式。

他对个人形象和企业名声有着近乎偏执的在意。2017年,在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访谈节目里,他仍坚持认为2014年聚美的那场假货风波是被媒体针对的。

嘲讽再次涌向陈欧。每A股2美元的收购价格,远远低于当初的发行价22美元,也低于上一次提出私有化要约时的7美元——当时被朱啸虎怒斥“丢净了斯坦福的脸”的“陈七块”,摇身一变,成了股民骂声中的“陈两块”。

陈欧太急了。这位年少成名的创业者没有耐心,去重新构建信任——在面向C端用户的电商平台,信任是基本盘。根基不稳,再多的动作都可能沦为无用功。

“看看我们这个赛季,有些比赛我们很难打破铁桶阵,而他显然是一个我们希望可以带来创造力的球员。”

这最初是投资人徐小平的建议,陈欧外形条件优越,很适合做代言人。见陈欧犹豫,徐小平找到他彻夜长谈,还搬出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张朝阳自我营销的成功案例,建议他效仿,“你既然没钱,那就把自己抛出去,给自己代言。”

他没有放弃退市打算。聚品优品在过去几年的节节败退,似乎也让投资人们意兴阑珊。私有化的路子,相比四年前便顺利了许多——尽管鲜有人看好它退市之后的命运。

如同多数在美股不如意的中概股企业家,他把股价低迷的责任甩锅给“他们看不懂”。2016年,聚美股价因售假风波跌入谷底后,陈欧发起第一次私有化要约,准备退市回国,但7美元的价格触犯投资人众怒,最终在2017年11月宣告失败。

记者24日从全国总工会了解到,《通知》要求,各地工会要结合疫情期间困难职工生活需求和物价上涨情况,加大对困难职工生活帮扶力度,切实保障常态帮扶到位。要加大地方财政、工会经费、社会捐助等配套资金筹措,结合当地实际可对深度困难职工增发疫情期间生活补贴,适当提高补贴标准;可将刚脱困一年内的困难职工家庭、感染新冠肺炎职工和病亡职工家属纳入发放范围。增发标准和增发对象可一事一议,履行有关程序研究确定。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来的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陈欧凭借出色的营销手段和资源整合能力,享受到了名利带来的冲击和痛快,然而,由于后续乏力,荣誉来得快,去得也快。

2014年7月,一家名为祎鹏恒业的服装、钟表供应商被曝通过制作假的品牌授权书和报关单据,以原单名义向各大电商平台供货,并销售假冒奢侈品。聚美优品是其中的电商平台之一。

这年夏天,陈欧和韩庚双代言的广告受到热烈追捧,1000万的广告投资让聚美月销售额翻倍增长至8000万。

为了让“我为自己代言”2.0版广告继续发力,陈欧借鉴了当时最红的“凡客体”,花了两个月时间,写出广告词。2012年,“陈欧体”一战成名,聚美优品继续爆发式增长。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大约是上亿的价值。”陈欧曾认真计算“陈欧体”给公司带来的财富,几次广告营销下来,聚美用极低的成本换来了翻了十几二十倍的销量。

在创业早期,这不乏为小企业求生之道。陈欧在一档访谈节目里谈到,“在中国创业常问的问题是,如果腾讯做这个事,你怎么办?像电子商务,我们相信腾讯应该不会全力地去卖化妆品的。”

此外,《通知》还强调,要防范返困返贫发生。将受疫情影响符合救助条件的困难职工纳入政府救助覆盖范围;对感染新冠肺炎职工家庭要确保基本生活;对于受疫情影响无法就业、收入下降导致基本生活困难的职工,要推动纳入到政府救助范围;其他社会救助制度暂时还未覆盖的职工,要予以临时帮扶。要加大职工服务力度,关心关爱医务人员、救援人员、公安干警、基层工作人员、志愿服务者等疫情防控一线人员,联合社会力量提供心理疏导服务。(完)

销售假冒伪劣口罩,对人体健康造成了严重危害的,岳屾山表示,可以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如果后果特别严重,则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完)

他的短板也就此暴露。

陈欧在忙碌,聚美优品却在继续沉寂。或许,他的误区就在于不肯直面问题。当一条外部流量的渠道无法拯救聚美优品时,他便转身开辟新的渠道,唯独不肯在企业的核心业务上深耕,解决供应链薄弱、缺乏创新以及信任危机等根本问题。

这意味着这款口罩不仅价格高(20个口罩100元人民币),还是假的。高艺璇说,疫情当前,无良商家太过分,将维权到底。

“我知道他的实力,我们希望他可以带来创造力,”兰帕德说,“他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是上赛季阿贾克斯的欧冠表现,我认为他是他们表现杰出的球员之一,尤其是在对阵热刺的比赛中。这个赛季,我们两次和他交锋,因此我对他有很多了解。”

他反复强调,“假货风波只是聚美的第三方手表业务,而非核心化妆品业务线”,但信任一旦破碎,想在资本市场恢复声誉就很难了。

陈欧自诩是个骄傲、不认输的企业家。从履历来看,他的确有资格骄傲——

当然,他也没有放弃对成功的追逐,寻找新的流量池。

陈欧曾说过,如果他不当公司CEO,可能会去买艘船当船长,开着环游世界。

然而,这些荣誉无形中成为枷锁,禁锢他,一定程度上甚至阻碍他成为一个擅长破局的行业领先者——正如人人熟知的“伤仲永”。

陈欧显然希望再造一个三年上市的神话,以此实现个人声誉的翻盘。

这位斯坦福商学院的毕业生被徐小平大为看好,后者投资了18万美元。但这个商业模式在国内市场水土不服,还没等到盈利,就在短短几个月里烧光了账面上的钱。

一个常识是,船行大海都需要有明确的航向,方能驶达终点。其实做企业也是如此,多数成功的创业者都是在明晰目标的驱动之下前行的。不顾自身能力,频频切换赛道,追逐风口,有如在大海中随波逐流,容易失去航向最终迷路。

神话前景如何尚不可知,但他昔日的身边人已经陆续离去。2017年3月,恩师徐小平从聚美优品主要股东名单中消失,联合创始人戴雨森也选择离职。

“假货危机”成为刺破幻象的那把尖刀。

陈欧很矛盾,他一面举着创新的大旗,另一面却只认时代指南针,信奉已被验证的商业模式,亦步亦趋。

高艺璇向中新社记者提供的这款口罩包装显示,这是河南省飘安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次性使用口罩”。记者联系到飘安集团,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声明称,公司近日接到大量相关投诉,但公司没有生产这批次口罩,更从未生产名称为“一次性使用口罩”的产品。

2016年入局影视,投资了IP剧《温暖的弦》,电视剧成绩尚可,却并未成为大热剧,达到陈欧设想的为聚美引流效果。

针对疫情期间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口罩的行为,广东德纳(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尚满庆向中新社记者表示,生产假冒伪劣口罩涉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所规定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为聚美优品打开市场的广告创意便是如此。在女明星盘踞化妆品代言人的天下时,聚美优品找了当时的顶流男星韩庚代言,为了彰显独特性,还打出了企业CEO和明星双代言的牌。

从合伙创办公司到上市,陈欧不过走了四年。

“他有出色的左脚,基本上在右边路活动,但也可以在中锋身后踢。”

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表示,疫情期间销售假冒伪劣口罩,也可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聚美优品在巨头无暇顾及的滩涂上野蛮生长,成立短短三年,就实现了连续7个季度的盈利,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在上市前即盈利的公司。2013年,聚美优品成功跻入国内美妆电商领域的头部,甚至一度被认为是阿里和京东之外最值得关注的电商平台。

据Alexa数据显示,一个月内,聚美优品的独立IP访问量由100万上翻两至三倍,一天接到订单多达20多万。

时代红利没有一次次眷顾陈欧。

但这条路依然遍布荆棘。电商战场上,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分天下,垂直电商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曾经位居垂直美妆电商第二的乐蜂网在去年9月已经停止运营,垂直食品电商1号店早早卖身给了京东,而聚美优品的市场份额已经从昔日巅峰的22.1%跌为0.1%。

狂风骇浪之中,陈欧这位孤独的船长,未免有些独木难支。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国内生产的口罩可分为医用和非医用两种,其中医用口罩生产厂商必须获得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放的生产许可证。目前,所有具备生产资质的厂商均可在药监局官网进行查询。民众在购买口罩时可以输入厂商名称先行查询确认其是否有生产资质。

在机遇面前,陈欧有着近乎决绝的孤勇。

2008年,陈欧成功通过世界名校斯坦福大学MBA的申请,同期卖掉GGgame股份,拿到千万级别的现金。

2012年,陈欧因一支广告走红。他本色出演一位年轻创业者,面对外界的质疑与嘲笑,他打碎眼前那块具备象征意义的玻璃,然后,头也不回,继续前行。

在兴趣和创业方向的平衡上,陈欧极少犹豫。他的标尺是现实与盈利。

时隔三年,他还在委屈。

2017年,陈欧不顾联合创始人戴雨森反对,跟风入局共享充电风口。聚美投资3亿人民币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占股超过60%,陈欧出任董事长。这成为陈欧新的希望所在——2020年1月,街电宣布用户突破2亿,成为共享经济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大学考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拿到全额奖学金;作为业余游戏玩家,却获得了新加坡《魔兽争霸》前三名;通过参加游戏比赛发掘商机,在国外第一次创业,就打造了全球领先的在线游戏平台GGgame。以上,还仅仅是陈欧在大学本科期间的经历。

在强大对手面前,单一品类的聚美优品明显底气不足。京东具备独特的物流优势,淘宝这两年兴起了头部主播直播带货,拼多多凭借百亿补贴杀入美妆,就连后起之秀的小红书,都通过社区电商的形式攻占了美妆领域的一席之地。

聚美优品诞生时,淘宝早已是电商行业的老大,它避开了淘宝占据绝对优势的服饰领域,转而主打美妆。

成功需要勇气,但更需要正确的方向和持续付出。

但回顾他的创业史你会发现,他所谓的创新并非技术上的突破或商业模式的改变,更多时候是指差异性打法。他曾经如此表达:

可惜,他用了十年,仍未走到这条路的尽头。

近日颁布的《关于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期间刑事案件办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明确:对涉及危害疫情防控工作、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依法从重从严把握。

草灰蛇线,伏脉千里。陈欧当时陷入的危机,并非毫无征兆。早在2013年,就有用户因为使用产品后出现皮肤过敏的情况,怀疑自己从聚美优美所购买的化妆品是假货。陈欧拒不承认,并公开回应,“如果在聚美上买到假货,愿意赔偿一百万。”

“我们可能随时都会走一步别人看不懂的棋,如果你看聚美的创业故事,每一步都是看不懂,都是创新性很多的。”

直接结果就是聚美很难再赚到钱。截止2015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聚美优品的净亏损达1367万美元。

“(售假企业祎鹏恒业)他在全行业(一众电商平台)都开了店,但当时因为聚美正在上市,全行业新闻都把所有的核弹砸在聚美身上。”

2015年开始,聚美优品的故事陷入混乱。丢失美妆电商的核心业务后,公司四处寻求转型。据不完全统计,陈欧先后涉足健身O2O、直播行业、影视行业、共享充电宝以及短视频领域,遗憾的是,除了充电宝街电,其他项目都没什么起色,而聚美优品困境依旧。

太原警方协助北京警方1日抓获2名销售伪劣口罩的重大犯罪嫌疑人,两人销售伪劣口罩58万余只,涉案价值达600余万元人民币。

2020年是城市困难职工解困脱困收官之年。《通知》指出,各地工会要全面部署和统筹安排疫情防控和城市困难职工解困脱困工作。低风险地区正常开展城市困难职工解困脱困工作。中风险地区在做好必要的防护同时,摸清疫情对城市困难职工解困脱困的影响。高风险地区协同有关资源保障困难职工基本生活和提供防疫必需防护物资。

因为骄傲,所以怕输,怕被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