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艾滋治愈!停药两年半终身缓解概率超99%

全球第二例艾滋治愈确认!停药两年半,终身缓解概率超99%

一年之后,“伦敦病人”最终继“柏林病人”正式成为记录在案的第二位没有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而持续缓解的艾滋病患者。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谢道昕介绍,生物体的每种性状都由其自身基因决定。自人类进入农耕文明以来,一直通过对野生植物的不断驯化来获得具有优良性状的栽培品种。与其野生祖先植物相比较,所有的栽培作物(包括水稻、小麦、玉米和各种蔬菜)都发生了大量基因的改变。每次选育出新的、更好的农作物品种,都是对优良基因的选择、聚合和利用。

转基因是一项应用型技术。对此,我国一直积极稳慎地推进科研成果产业化应用。

21个月时,精液中 HIV 病毒载量低于检测限,未检测到。脑脊液在25个月时各项指标正常,HIV-1 RNA低于检测限。经ddPCR检测,22个月时的直肠、盲肠、乙状结肠和末端回肠组织标本的HIV-1 DNA均为阴性。

一年前的论文中提到,“伦敦病人”在移植后继续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16个月,随后临床小组和患者决定中断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检测患者是否真的处于HIV-1缓解期。

市场上买到的转基因食材能不能放心吃?

HIV病毒之所以能够摧毁人体的免疫力,因为它能感染免疫系统中十分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绝大多数HIV入侵免疫细胞的过程中,需要借助CD4+T淋巴细胞表面的两种“路标”蛋白来引路,一种是CD4,另一种就是CCR5。当然,还有少数HIV入侵需要的第二种蛋白是CXCR4而非CCR5。值得一提的是,现北京大学邓宏魁教授等人此前即证明了CCR5是 HIV 病毒侵入Τ细胞的主要受体。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毒理学会、欧洲食品安全局、美国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等机构都曾发表过声明,认为转基因食品和传统食品同样安全。2016年,上百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呼吁尊重科学界和各国监管部门对转基因的评价结论。截至2019年11月,诺贝尔奖得主签名人数达151名,这代表了科学家群体共同的声音。

我国对转基因研究和产业发展的态度和成效如何?

产业化发展能力不断提升

最终,在德国柏林接受治疗后,Brown成为了世界上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彻底治愈艾滋病的患者。

27个月的时候,研究人员随后检测了患者体内 CD4 和 CD8 T 细胞的特异性免疫反应。发现患者的 T 细胞只对 EBV 和 CMV 产生免疫应答,而对 HIV gag 无响应。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彭于发介绍说,自1996年转基因农作物开始商业化种植以来,截至2018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增加了约113倍,累计面积达25亿公顷,表明转基因技术在全球普及速度非常快。

目前,我国批准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有抗虫棉和抗病番木瓜。我国还批准了转基因大豆、玉米、油菜、棉花、甜菜等5种国外研发的转基因农产品作为加工原料进入国内市场。

新增的数据显示,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后的30个月内,血浆中HIV-1病毒载量一直低于检测限而无法被检测到(最近一次测试时间为2020年3月4日),试验的检测极限为1拷贝/毫升。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他们还用数学模型表明,在供体嵌合占HIV靶细胞总数80%的情况下,终身缓解(治愈)的概率为98%,在供体嵌合占90%的情况下,终身缓解的概率大于99%。

而目前有大概1%的白人天生对艾滋病免疫,在他们身上发现编码CCR5蛋白的基因出现了功能突变(CCR5-Δ32),对多数HIV来说也就失去了“路标”作用。

转基因农产品安不安全是公众非常关心的问题。一些人觉得转基因食品会潜移默化改变人体基因。其实,如果对基因有基础认识、又对农业的“前世今生”有所了解,转基因就没那么神秘了。

目前,这位“伦敦病人”已主动公开自己身份,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鼓励艾滋病患者积极生活。该患者现年40岁,是一位英国男性公民,于2003年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9年后又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HL)。

转基因重大专项实施以来,我国建立起涵盖基因克隆、遗传转化、品种培育、安全评价等全链条的转基因技术体系。克隆具有重要育种应用价值的抗病虫、抗逆等性状的关键基因252个,部分重要基因已开始应用于转基因新材料创制。这些成果打破了发达国家和跨国公司基因专利的垄断。

在澳洲,澳大利亚的南澳大利亚州政府决定从2020年起解除该州除袋鼠岛以外有关种植转基因作物禁令,至此澳大利亚大陆所有州都取消了转基因作物种植禁令。

不误农时抢春耕,还需持续打通“疫梗阻”。时下,在很多地方,都按照分区分级的疫情防控要求,投入力量,帮助农村地区实施化肥、种子采购、技术人才聘请等,全力帮助农民下地春耕,守好民生“生命线”。但根据媒体报道,一些地方还存在农资到村难,农民下田难,一些地区蔬菜、水果滞销,打消农民春耕积极性等问题。一年之计在于春,农时紧迫、耽误不得。各地在做好防疫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精准施策,加强上层沟通,打通农资生产、采购、运输、分配各环节通道,以“短平快”的农资供应来保障春耕基础,是需要进一步加力的重点。

这项技术在全球应用情况怎样、未来前景如何?

转基因研发是我国重大科技行动

研发和推广转基因农产品是“利益集团阴谋”?

在Gupta 等人此次这篇最新的论文中,他们继续报道了“伦敦病人”2019年3月至2020年3年之间的进展,将随访时间从此前的18个月延长至30个月。

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后第28个月的时候,患者的CD4细胞计数是430个细胞/μL(占总T细胞的23.5%)。外周血CD4记忆细胞中检测到HIV-1 DNA的极低水平阳性信号。

27个月的时候,腋窝淋巴结组织中检出少量 HIV 膜糖蛋白基因(env)、LRT 和结构蛋白基因(gag),但没有检测到的 DNA 整合酶,证明 HIV 基因组含量低且不完整。RT-PCR 也显示出相似的结果,同时证明了 HIV 包装信号 ψ 的缺失。这意味着这些少量的 HIV 基因不足以导致 HIV 复发。

今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到年低,要实现全面脱贫目标。而农业则是国民经济的“压舱石”,农业生产,事关脱贫攻坚大局,事关前方战“疫”信心稳定;农业丰收,则关系到全国人民生活质量,更决定着农村地区脱贫攻坚的成色和效果。当前,除湖北以外绝大多数地区疫情防控还处在“外防输入”的关键阶段,防疫对春季农业生产带来不可避免的影响。形势越是复杂,越要不误农时,抢抓春耕,保障全年播种面积与产量不打折、不减色,确保农业农村发展重点任务如期兑现。

同时,尽管患者体内依旧存在一定量的 HIV 抗体,但这些低亲和力的抗体持续下降。

在欧洲,英国首相约翰逊提出要“解放”英国的转基因产业。欧盟委员会宣布批准10种转基因产品在欧盟上市。此前欧盟已批准了数十种转基因食品和饲料在欧盟上市,包括玉米、棉花、大豆、油菜和甜菜等。

值得一提的是,艾滋病被发现的40年时间里,此前正式记录下来被治愈的在全球仅1人,他就是幸运的“柏林病人”。1995年,美国人Timothy Ray Brown被确诊为艾滋病。2006年,他迎来另一重打击——致命性的急性髓性细胞性白血病(AML)。在经历一次化疗失败癌症复发后,Brown的主治医生Gero Huetter给他提供了一个“一石二鸟”的治疗方案,建议彻底清除Brown体内带有艾滋病病毒同时又已经癌变的骨髓细胞,随后专门选择CCR5基因变异的骨髓捐献者。

消费方面,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朱水芳介绍说,美国一半以上的转基因玉米和大豆都在本国消费、75%的加工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欧盟和日本也在大量进口和消费转基因农产品,年均转基因产品进口量接近2000万吨。另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报告,2018年全球有44个国家进口了转基因农产品及其制品。

转基因技术育种更具优势的是,能将一个生物体中结构明确、功能清楚的基因取出,让其在另一个作物体内“安家落户”,实现了基因在不同物种间的重组。因此这项新技术不仅更精准,来自其他物种的基因资源还大大扩充了作物自身的基因库,使作物具备人们期望的抗虫、耐除草剂、抗旱等特性。

进入2019年,一些国家及地区政府进一步释放信号,鼓励转基因农作物种植和应用。

Gupta当时提到,“我们已经表明,柏林的患者并不是一个特例,通过使用类似的方法已经使另一名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这两人体内艾滋病病毒消除并不是偶然,的确是治疗方法起到了作用。”

2008年以来,7个中央一号文件均对转基因工作提出要求,形成了系统部署,强调要加大研发力度,尽快培育一批抗病虫、抗逆、高产、优质、高效的转基因新品种,要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做好科学普及,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推进产业化。

这患者随后也被称为“伦敦病人”。他于2003年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2012年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HL),2016年 5月接受了同种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供体携带两个突变CCR5Δ32等位基因。

“今天的农作物已不再是‘天然’品种,而是经过千百年人工选育获得的品种。”国家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说,杂交育种和转基因两种技术都是利用基因重组原理实现了基因的转移与交流,从而满足高产、优质等需要。

他们总结道:这名“伦敦病人”已经有30个月的HIV-1缓解期,并且在血液、脑脊液、肠道组织或淋巴组织中没有检测到可复制的病毒,且供体嵌合在外周血T细胞中维持在99%。我们认为这些发现可以表明该例HIV-1治愈。

根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2019年9月发布的《2018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报告,当年全球有26个国家和地区种植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超1.9亿公顷,其中美国、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和印度的转基因农作物种植面积占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91%。

不误农时抢春耕,政策加持助力“不打折”。针对今年特殊的疫情形势,从国家到地方,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三农”的“政策包”。一方面,中央财政持续支持粮食生产,通过实施对玉米、大豆生产者补贴、农机购置补贴等方式,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另一方面,国家明确今年稻谷最低收购价保持稳定,视情况可适当提高,同时还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恢复双季稻。这样的政策信号,无疑给广大农民放心种植、规模化生产吃下了“定心丸”。在宏观政策指导下,各地还要根据实际细化分解,以政策的抓实抓细抓落地来解决好春耕备耕中出现的一些难题,破解好一些地方防疫期间农资上下游不畅、复工复产进度影响农耕等现实问题,确保政策的“好钢”真正用在春季农业生产的“刀刃”上。

以转基因抗虫玉米及转基因耐除草剂大豆为重点,中央财政支持育繁推一体化企业牵头,联合转基因研发、生物安全评价的科研单位,共同构建起上中下游一条龙实施机制,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紧密结合,提高转基因专项重大产品的研发应用效率,有利于加快培育壮大生物育种龙头企业。

研究团队认为,上述这些证据证明了该患者的艾滋病已经获得临床治愈。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杨晓光说,与食品中的其他蛋白质一样,转基因所表达的蛋白质仍然是营养成分,其进入人体后都被消化了,既不跟人的基因打交道,也不会累积,所以不可能遗传给后代。事实上传统食品也包含了成千上万种基因,没有必要担心食物中的基因会改变人的基因或遗传给后代。

2008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启动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当年10月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强调,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尽快获得一批具有重要应用价值的优良品种。随后出台的《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也对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提出明确研发方向。

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迅猛增长

自1996年转基因作物大规模商业化种植以来,经过安全评估的转基因农产品已经成为世界数十个国家人们的日常食品,没有发现一例通过食物传递遗传物质整合进入人体遗传物质的现象。

近年来,一批抗虫水稻、高植酸酶玉米、抗虫玉米、耐除草剂大豆、节水抗旱小麦等原创性重大产品研发和安全评价取得新进展。总体上,在转基因技术研究方面明显缩小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2019年3月6日,Gupta等人在《自然》发表论文,描述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男性患者,该患者是一项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血癌患者进行移植的项目中的一员,该项目由纽约市的艾滋病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AIDS Research)资助一个由国际研究人员组成的联盟来操作。

我国转基因品种应用最广泛的是棉花,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棉花研发强国,截至2019年底,转基因专项共育成转基因抗虫棉新品种176个,累计推广4.7亿亩,减少农药使用70%以上,国产抗虫棉市场份额达到99%以上。

一直以来,转基因是个热度不减、谣言不衰的社会焦点话题。记者日前采访权威部门和专家进行全面介绍。

农时不可误,春耕不可缓。在我们国家,农民和农民工仍占人口相当比例,14亿人的饭碗一定要端在自己手中。各地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担责,统筹力量,抓紧春耕备耕,确保不误农时,保障夏粮丰收,为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金羊网文/周军)

作为现代生物工程的一个重要手段,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大力研究、开发和推广转基因技术。我国转基因作物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是开展这项新技术研发最早的国家之一。

据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介绍,作为农业领域唯一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该专项研究的目标是获得一批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基因,培育一批抗病虫、抗逆、优质、高产、高效的重大转基因生物新品种,提高农业转基因生物研究和产业化整体水平。

产业及研究领域一些人士认为,应当加快转基因农作物的商业化种植,特别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品种应用。对此,廖西元表示,将按照“非食用—间接食用—食用”的路径,首先发展非食用的经济作物,其次是饲料作物、加工原料作物,再次是一般食用作物,最后是口粮作物。

不误农时抢春耕,驻村干部需当好“领头羊”。春耕时节,也是城市招聘、企业复产招工的重要阶段。客观上,农村地区大量劳动力流向城市,如何保障农村农业生产,考验着驻村干部的智慧和能力。不负春光好时节。在一些劳力紧张的农村地区,村干部可统筹盘活力量,以招工帮扶、科技种植等方式,帮助农民做好春季播种。与此同时,村干部还可通过招募志愿者、临时工等方式,引导农民多栽种果树、种植经济作物等,激活农村末梢的产业细胞,增强农村地区脱贫质量和后劲。

常规检测证实,截至一年前论文发表,患者的病毒载量未检测到,自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来,患者病情已缓解18个月(移植后35个月)。研究团队还发现,他的白细胞现在不能被依赖CCR5的艾滋病病毒株感染,这表明捐赠者的细胞已经被移植。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孔明表示,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的环境风险是可以有效管控的。全球70个国家和地区、几十亿人消费转基因食品的20多年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经过科学评估证实的食用安全问题。

在美洲,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相关监管机构简化、加快农业生物技术产品的审批流程,从而加快农业生物技术新产品的审批、降低开发者的成本、鼓励对转基因农作物进行更多投资。加拿大环境部批准了一家美国生物技术企业在爱德华王子岛省罗洛湾养殖转基因三文鱼。